淡淡的流年,沉重的过往。那些痛不欲生的曾经,都只是因为走错了路还傻傻地执着。也许,每个人都有一些过去,或对或错;每个人都有一抹记忆,或浓或淡;每个人都有一道伤痕,或深或浅;一切都是不愿意提及的过往。如今可以冷静的淡然面对,是真正的放下。

生活,总会有傻傻的人。总有错误的遇见。当你全心全意、竭尽全力地打造别人的幸福,自己便成了蜡烛,流着泪燃尽生命。

人生总会有峰回路转,风来雨去,爱恨交替。缘起缘灭,不过是心念的方向。在万念俱灰中寻一路风景,看青山绿水,闻鸟语花香,感草枯叶落,叹世事无常,想给自己的生命描绘色彩,让自己的生命无怨无悔。

佛说,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。今世有缘与你遇见,我想前世,我们定有千般万般的故事。

无心闯入谁的雨季,却沾染了一身的忧伤。我在幸福的门外,等待千年;我在断桥旁,日夜守候。潇湘夜雨,独自凭栏。欲“倚楼听风雨,淡看江湖路”。不料,一个回眸见你深情的款款而来,你的笑容如此熟悉,你的眼神纯净美好。年华不惊艳,我却成了你笔下的楚楚动人,成了你眼里百媚横生的若水女子。我又何尝不是满心欢喜遇见你,你给了我这个芳菲的春天,与你携一份相知相惜的懂得,情醉世俗里,不问对错,不管是非,只愿与你红尘作伴,过得幸福平淡。

爱一个人,也许是一眼万年。与你此岸彼岸,宛若隔世,这一世寻罢江南,烟雨蒙蒙中,我要撑着一把梦里的花伞,驻守青石巷口,等你来寻我。烟波荡漾,雨丝缠绵,何处飞来残红一片,又遗落了谁的容颜?刚落在地上,就被我小心翼翼的拾起,任我仔细端详。然而你想问我,你在凝望什么,又在等谁?抬头凝眸,原来你就是我在等的人。

于是,我轻轻地走近你的深情,听你挥袖拂影低吟: 千年之前,一个塞北风沙的黄昏,你一骑红尘踏扬了漫天沙,而我,是其中一粒。千年之后,一个江南烟雨的清晨,你一袭白裙沾湿了杏花雨。而我,是其中一滴。历经千年,沙化成雨,你可知道,那漫天狂沙化成的柔绵细雨,是我千年痴等洒下的相思泪。我愿成沙,粘在你衣袂上,我愿为雨,打在你白裙上,我只想,只是简单纯粹的想,从此与你一生相伴。

这般深情,像人世间一缕温暖的阳光。我在薄凉的世俗里,第一次这样被深深的感动。诗意朦胧了我的双眸,和着雨滴浸湿了我的笑颜。一低眉,一瞬间,我似乎想起前世与你这样邂逅,心生了前所未有的眷恋。

虽然烟雨朦胧,佳期如梦,我不惧孤独,不畏千里,与你携手穿过那烟雨旧巷,走过那青桥石拱,寻一烟波渡口,相约前世今生。

我只有在面对语言文字的时候,才会变得很有自信。躲在文字的背后,没有人能够看出我的辛酸与眼泪,也没有人能看出我的无能和软弱。

辞职以后,找不到工作,找不到出路。没有事情做,只好呆在家里,心里特别迷茫。真不知道自己去干什么,可以干什么。人好像应该去做一些什么,没有事情做。就会感到空虚与无聊,甚至会感到特别无助。世界这样大,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

不喜欢见人,也不大去主动和人说话。怕吵,怕太热闹地场景。也不大出去,外面没有我要走的路。也许太热闹场面与我的心境反差太大,我不大适应吧。倒是特别喜欢静,喜欢一个人独处。把自己关在房子里,看看自己喜欢的书,或去听听音乐,写一写文字。

又开始变得孤寂起来,又一次开始用文字淹没自己。一扇门,上了锁,就不会有人可以自由出入;就可以保留该属于自己的秘密。假如是一座城,如果上了锁,与外界无法取得联系,就会成为一座孤城,一座孤立无援的城。我知道这样不好,可是我自己也无能为力,我没有办法改变。

年纪轻轻,就将生命凝固成这样子。这个年龄,是应该有自己的特有色彩,应该有属于自己的艳丽颜色的。将生命凝固的不成样子,实在很是不该。

妈妈一天到晚很忙,为了维持生计,日复一日地劳累着。尤其在家庭出现变故以后,这些年是她一个人挺过来的。其中的艰辛,实在不可言语有时候看到她,我就心酸,有一种很强的犯罪感,好多时候不敢看她的眼睛。现在为了我,又要操心。他不希望看到我这样颓废样子,希望看到我信心十足面对生活和人世。至于工作和出路,这也许不是最重要的。

奶奶,是我自小以来看着我长大的人,一直以来对我很是疼爱。每次看到她一声不响帮我收拾房间时,我心里特别难受。都这样大年纪了,还要为我操这操那。我本来自己可以处理好,可是她却不让我做。也许她自己觉得为我能做一些什么会感到欣慰吧,我也不好去拂逆她的心思。

我一直觉得,亲情对于一个人而言是最真实、最为宝贵的,因为它可以给人以温暖、信心,意志与归宿。爱情,到成熟时也会转变为亲情;友情,在发展到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等同于亲情。

这样大人了,我也该为家做些什么了,也该有所承担,有所付出了。可现实却很残酷,我也无能为力。这也正是我一直孤寂颓废的原因,倒并不是我任性、叛逆。

手背冷得时候,手心却可以很温暖。用手心去温暖手背,手背就不会太冷了。将这个比喻用在个人与亲情之间,我认为是很恰当的。一定要出去做事,撑起一片属于我自己的的天空。再不能让家人为我多操心,也不能再让他们看到我无助和颓废下去了。也更不能再将生命凝固了,因为我还年轻,这样做很不值。而且我也不想看到当手背太冷,手心无法温暖手背时,手心也会变冷。